阿富汗真相

 哇事记   2021-08-20 19:29   596 人阅读  0 条评论
最近美军从阿富汗大规模撤军,等于宣告多年阿富汗战争以失败告终。长期被美军按着暴揍,但又像打不死的小强的塔利班,极有可能在未来重掌阿富汗全国政权。


因为阿富汗最近局势出现骚动,许多小伙伴后台留言,让我们聊聊阿富汗现状和历史。这篇文章算是比较完整的阿富汗简史,出自血钻故事执行主编左页之手,全文近15000字,写得极其认真,可读性高,供大家参考。

图片

阔过

1747年,统治阿富汗的波斯政权发生内乱,国王被亲信杀死,一名负责保护国王后宫嫔妃的守卫军官,凭一己之力击退前来骚扰的凶徒,顺利突出重围。这名军官叫艾哈迈德·沙阿·杜兰尼,经此一役,一举成名。
 
艾哈迈德是个25岁的年轻人,身体高壮,长着一张宽颊大脸,杏仁眼带着几分浪漫豪情。在波斯政权内乱之前,他是国王身边最可信赖的将士,不到20岁,就已统领一支4000人的精锐骑兵部队。

图片

坎大哈的艾哈迈德·沙阿陵墓

 
内乱导致波斯政权瓦解,年轻的艾哈迈德失业了。阿富汗的部落长老们坐下来开会,准备推举出一位新国王。很令人意外,没有任何部落威望的艾哈迈德,被部落长老看中,戴上了麦草编织的王冠。史书上说,是因为部落长老看他拥有“贵族和王者之气”,但实际的情况是这位年轻军官不仅拥有一支忠心耿耿的铁骑部队,而且承继(暗中抢劫)了波斯国王遗留下的大量财宝。
 
荣登大宝后,艾哈迈德没有走专制之路,反而把不同部落的首领团结到一块,成立9人制的顾问委员会,一起治理国家。
 
在他的治下,不同部族和谐相处,城市乡村互通有无,国家一派欣欣向荣之象,说波斯语的塔吉克人、信仰什叶派的哈扎拉人,以及隶属突厥语族的乌兹别克人,都向年轻的国王俯首称臣,帝国疆域西至今日伊朗,东至印度河畔,盛极一时。

图片

艾哈迈德·沙阿建立的帝国版图

 
阿富汗人民,第一次形成民族意识,共同居住的区域也第一次被人叫阿富汗,后人因此尊称艾哈迈德为“国父”。
 
当时的阿富汗和今日相比,反差巨大,以至于很多人并不知道也不相信,其实阿富汗祖上也曾阔过。
 
艾哈迈德治下的阿富汗,是伊斯兰世界中仅次于奥斯曼帝国的第二大强国,而当时的美国还未建国,英国正跟法国人死磕,刚刚夺取了一小块印度大陆的殖民权。
 
激烈反抗的印度土著,把英国侵略者塞进“加尔各答小黑洞”,艾哈迈德率领的部队却已经打到印度首都。生气的英国人废了一个印度总督,艾哈迈德却直接废黜了莫卧儿帝国的皇帝,扶持傀儡政权,占领印度西部大片领土。

你没看错,阿富汗曾经强盛到把印度踩在脚下,能与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现代国家分庭抗礼,同桌而食。


 
图片
仇恨的种子
 
只可惜,阿富汗虽然盛极一时,毕竟还是个半奴隶制国家,遇到贤主,势力可一飞冲天,贤主一死,国家则陷入无休无止的内斗和衰落。
 
1772年,艾哈迈德死于颌骨癌,他的不孝子孙为争夺王位打得血肉模糊,此后半个多世纪,国家陷入绵延不绝的分裂和内斗,期间一共换了6位皇帝。直到1826年,另一位强势的皇帝多斯特·穆罕默德登基,才重新统一国家。
 
多斯特·默罕默德不算是艾哈迈德的直系后裔,但同属一族血脉,身形瘦长,蓄着长胡须,黑眼珠,年轻时沉溺酒精,当了国王后,整个人变成熟,周围人都说他言语温和,是个谦谦君子。

图片

多斯特·默罕默德

 
唯一不幸的是他的运气差了点:

就在阿富汗重新恢复秩序之际,西方尤其是以英国为代表的工业国家,突飞猛进至现代社会,把阿富汗、印度等老弱病残远远甩至身后,更要命的是,在拿破仑入侵的刺激下,阿富汗头顶上的另一个大帝国也苏醒了,这就是求生欲极强的
沙皇俄国
 
当时的俄国,除了黑海有个不冰冻的出海口外,偌大的帝国被常年积雪的北冰洋生生围成了一个内陆国家,而黑海本身也被陆地包围无法通达五洋,只有继续往南扩张,或还有机会夺取阿拉伯海出海口。
 
但如此一来,势必威胁英国人占领的印度次大陆,所以英国人急需在中间扶持亲英属国,抵御俄国人日益逼近的威胁。
 
就这样,夹在两个大帝国中间的阿富汗成为夹心饼干,谁都想咬一口。在这种情况下,阿富汗如果国力强盛可左右逢源,可一旦衰落势必五马分尸。

当时穆罕默德倾向与英属印度合作,但英属印度总督奥克兰有点不信任他。奥克兰这人顽固迂腐、疑心重,他认为穆罕默德的个性过于强势,不太可能听命于英国女王。
 
与英国人磨磨唧唧的态度相反,俄国人反倒相当爽快,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与阿富汗达成了几项合作协议。
 
这下英国人急了。其实此时的穆罕默德依然倾向跟英国人合作,他与俄国人达成的只是派驻使节这类无关痛痒的合作,目的只为挑起英国人的“醋意”。只可惜,英国人不解风情,反而发出言辞激烈的警告信,让他断绝跟俄国人的来往。
 
更蠢的是,刚刚听闻一点点俄国人的动静,英国人就迅速找了个替补代理人——舒贾(艾哈迈德的孙子),并利用坚船利炮,把穆罕默德赶下了台。
 
阿富汗第一次尝到“落后就要挨打”的滋味,也第一次见识了现代西方殖民者的枪子,自此埋下仇恨的种子,在傀儡政权统治期间,各地的游击战、刺杀行动此起彼伏。

图片

英阿战争图

 
1841年,被各种刺杀行动弄得身心俱惫的英国人,准备跟阿富汗的部落酋长们坐下来好好谈谈。会谈在一个空旷之地举行,但刚谈一半,两边的人马就厮打起来,混乱中,英国驻阿富汗总督被当场捅死,头颅被人砍下,挂在了河边旗杆上。
 
这次不愉快的谈判,把英国人给惊呆了,他们急匆匆命令傀儡皇帝舒贾,出兵镇压骚乱,可没想到,胆小怕事的舒贾眼见形势扭转,瞬间从傀儡变成卧底,跟同胞一起举起了抗英大旗。
 
混乱中,陷入阿富汗人民战争的英国人弃城而逃,包括军队、家眷、杂役在内的16500人集体徒步转移,但走到印阿边境时,被潜伏在羊肠小道中的阿富汗人拦截并屠杀。最终,只有一名军医侥幸活着离开,其余的人不是被当场杀死,就是被抓回去当奴隶。
 
消息传到英国本土,“绅士们”都怒了,决定实施残酷的报复行动。

9个月后,两位英国将军率领装备精良的现代部队,强势攻入喀布尔,一声令下,一把火点燃了喀布尔市中心大巴扎,大火熊熊,连带周边所有建筑瞬间化成了灰烬,城市哀嚎遍野,不少贼凶趁乱抢劫,成千上万条生命葬送,无数平民失去家园。

泄忿的英国人拍拍屁股走了,留下一堆灰烬,和一个痛恨西方殖民者,视现代西方为洪水猛兽的仇恨的阿富汗。
 
回首历史,我们会发现阿富汗的命运,其实都已在这场熊熊大火中埋下伏笔,一直到今天,许多阿富汗人都因为恐惧不愿踏入现代社会大门,乃至极端返古,此后这个国家大多数的悲伤和执拗,也都跟此一隐隐作痛的伤口相关。



图片
第一次摩登
 
为了驯服桀骜不驯的阿富汗人,英国人19世纪80年代又发动过一次战争,不过跟第一次入侵类似,除了增强了阿富汗人的仇恨外,啥也没改变,啥也没得到。

1921年,西方国家因为一战弄得精疲力尽,暂时没有更多精力管辖殖民地了,阿富汗趁机迫使英国人签订了一份协议,取得独立主权。接着是世界经济危机,然后又是二战、冷战,阿富汗得到一段没有外敌入侵,自主发展的黄金时段,直到1979年苏联入侵才戛然而止。
 
说起来,阿富汗人第一次见识现代生活方式,是在1840年英国人第一次占领阿富汗期间,聚集在喀布尔的英国人,建立成熟的西式社区,带来了精美的玻璃器皿、西洋乐器,葡萄酒、雪茄,还举办各种舞会、茶会、板球和马球比赛、业余戏剧表演,当然还有打扮时髦、从不遮脸的女人。
 
当时的阿国人跟英国人几乎零交际,他们在山顶远远看着这些西洋人“瞎胡闹”,并警告所有女人,千万不能接近这些异教徒,哪怕只是碰了碰肩膀,也可能被视为出轨、淫荡。
 
而英国人烧杀抢掠,更让阿富汗人恐惧西洋事物。直到1901年,新皇帝哈比布拉登基,阿富汗人才有所动心,慢慢打开心扉去接受一些“摩登”器物。
 
哈比布拉其实个标准的纨绔子弟,没什么雄才大略,整日纵情享乐。哈比布拉没有任何兴趣南征北讨,也没有志向搞民族复兴,但出于好奇心,却建立了第一所现代意义上的世俗中学,第一次将数学、外语、绘画、历史和西方科学引入了阿富汗,还从国外带回来几部电话机,在喀布尔建立了第一个电话网络。
 
大概同一时期,阿富汗第一个水电站动工了,城市里有了电灯,各大城市的电报网建设成型,国王还买了几台汽车,让王公贵族们啧啧称奇,为此他又一声令下在王宫周围修了几条公路。喀布尔俨然有了现代城市的模样。
 
哈比布拉更加重要的遗产,是吸引了大量具有世界眼光的专家、学者回到国内。其中一位叫塔尔齐的作家、翻译家(引入翻译过凡尔纳的小说《海底两万里》、《环游世界八十天》),成为了皇帝的贴身亲信,创办了一份叫《新闻之光》的报纸,将世界上最新的科技成就、文化革新引介到国内。
 
塔尔齐凭借才华吸引了一批青年贵族门生,并将西方现代生活方式介绍给他们,其中一位门生叫阿曼努拉,是哈比布拉第三个儿子。这位未来继承大统的年轻人,将在几十年后推行一套阿富汗历史上最为激进的现代主义改革。

图片

阿曼努拉,第一个留下照片的阿富汗国王

 
1923年,登上王位不过4年时间,阿曼努拉就决定效仿土耳其的凯末尔,在国内推行一部新宪法,以取代过去阿富汗人一直遵循的宗教法典沙里亚法。这部新宪法,实际是一部彻底世俗的现代化法典,如果强制实施,势必一夜间荡涤所有阿富汗的传统习俗。
 
比如新法典规定,禁止酷刑,废除奴隶制,公民有权举报贪腐官吏,甚至可直接向国王申诉冤情,禁止过去流行的童婚,规定法定婚龄为22岁,同时废除女性外出必须戴罩袍的陋俗,规定男人不得干涉女性穿戴自由,还有一些更细的规定,比如禁止鞋商制造老式鞋子,只能制作西式皮鞋,蓄胡须的人不准当公务员,官员必须打领带、穿西服。
 
据说为了贯彻这些规定,阿曼努拉会愤怒地闯进国民家里,强行摘掉妇女的面纱。有一次他撞见一个穿罩袍的妇女,勃然大怒,当场命令妇女脱下罩袍,并付之一炬,弄得她只好赤身裸体跑回家。在国外访问时,国王和王后都穿着西式服装,尤其是王后索拉娅多次穿着露肩的薄纱,引得西方八卦媒体一通狂拍。
 
这样的西式作风,当然在西方大受欢迎,阿曼努拉也不客气,趁着西方人高兴,顺便从德国要回来几架飞机、一批卡车和工业机械,同时用青金矿石做交换,让德国人帮着在阿富汗建了一家肥皂工厂。
 
但是,阿曼努拉显然走得太着急了一点,这世界上最成功的改革,从来不是这种激进的、渴望一朝变天的改革,而是将改革结合现实,揉入过往和岁月,润物细无声。否则,大概率会失败。更何况,阿富汗还是一个被西方人种下了仇恨种子的国度。
 
因为激进的改革,乡下人早已经把阿曼努拉视为“异教徒”,他的妻子露肩的照片传出后,有人说他不是国王是皮条客,还有人造谣说他建造的肥皂工厂原料是穆斯林肉体。
 
他的改革触动了宗教领袖的利益,一名叫舍尔·阿迦·穆贾杰迪的宗教领袖公开反对他,并煽动暴力。但碍于这位宗教领袖的影响力,阿曼努拉不敢直接逮捕,只是暗示他可以到另外一个国家。最终舍尔·阿迦流亡至印度,落脚于德奥班德。
 
70年后的历史证明,舍尔·阿迦这次出走,是阿富汗现代史上最重要的转折点。

舍尔·阿迦在德奥班德建立神学院,专门鼓吹伊斯兰教“本来的模样”,反对一切现代西方事物。70年后,这里孕育出阿富汗历史上最知名或也是最致命的恐怖组织,这就是令世人胆寒的塔利班
 
1929年,阿曼努拉被一名出身草根的绿林大盗赶出皇宫。此后31年,这名改革家一直在意大利过着颠沛流离的流亡生活,最困难时不得不替人做家具维持生计。尽管后来再没有人想起这位老国王的功绩,但他留下的现代化基因,还是深深影响了后世。
 


图片
 黄金时代
 
后世的君主从阿曼努拉身上学到一点,现代化改革就不能过于激进,至少表面上得顺从最多数人的认知水平。阿氏之后的开明国王纳迪尔和继承者查希尔·沙阿,就是这种和光同尘的代表。事实证明,温和的改革更有效,阿富汗因此进入一段发展最迅猛的黄金时代。
 
纳迪尔不再干涉国民的家庭内部事务,比如该不该订娃娃亲、穿不穿罩袍等等都不在政府管辖范围了,但公派留学生制度、新闻报纸和电台、男女混校,以及私营企业等等却悄默声继承了下来。
 
最有意思的是他还制订了一部新宪法:规定即使贵为皇帝也应该遵守法律,而且设立了一个类似议会那样的机构,叫国家委员会,虽然早期成员都是皇室任命的,类似橡皮图章,但好歹有了一个现代的壳。
 
查希尔·沙阿上位后,更是赋予议会实权,一半由王室任命,一半民主选举,同时大开言路,自由派知识分子可以在议会批评皇室亲信,还可以办私人刊物批评时弊。

图片

年轻时的查希尔·沙阿

 
这段时间,阿富汗最接近西方自由民主政体,整个社会洋溢着一种乐观向上的气氛。直到国王的堂兄弟达乌德接管议会大权,这种乐观的气氛才戛然而止。
 
达乌德,身材魁梧的大汉,两片厚嘴唇,浓眉大眼,脑袋秃如地中海,在西方接受过现代高等教育,是标准的现代主义者,推崇妇女解放、民族独立、发展工业等,但此人个性独断专行,所以他刚接手议会,就立刻解散议会,逮捕了鼓吹世俗化改革的自由派知识分子,而且手段极其残酷,有些因言获罪的教授,甚至被流放到荒漠的边境小镇。

图片

达乌德

 
在美苏争霸的局势下,他一开始秉持“不结盟”立场,让美苏两国为阿富汗争风吃醋。比如没钱修水坝,他就跑去向美国求援,说你给我资金和技术吧,我会站你这一边的,最后还真把一个长达32英里的水坝建起来了;然后他又去苏联那边,说美国人虽然出钱拉拢我,但我本质上还是亲苏的,只要你们帮建一座面包工厂,然后苏联又屁颠屁颠给他建工厂。
 
很长一段时间,美苏两国把阿富汗宠得跟小老婆似的。
 
此时的阿富汗,除了政治上有点紧绷外,其他方面都骚得一比。达乌德让女性自由选择是否穿罩袍,允许她们从事护士、教师、空乘等工作,引入欧美一些有女人歌唱、接吻、跳舞等镜头的电影,同时,流行明星、嬉皮士、男女同校、低胸衬衫、超短裙和夜店等等也都成了日常生活中司空见惯的事物,喀布尔的高楼一幢一幢拔地而起,小汽车替代驴子和骆驼,咖啡馆、西餐厅如雨后春笋,美国的爵士乐队、俄罗斯的马戏团、中国的京剧在喀布尔也都能看到。

本文地址:http://10086td.cn/post/8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哇事记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