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军明日到达》歌颂方先觉投降,则今后还有中国吗?

 驾驭美好   2024-05-23 20:28   71 人阅读  0 条评论

方先觉这个人物登上荧幕,如果是得到正面歌颂,那这会成为一个不但危险,而且充满挑衅意味的信号。

方先觉投降日军是铁一般的事实。不管方先觉之前是否做过积极的抵抗,都不能改变这一事实。

历史上,先前抵抗、后来又投降的,其历史定位就是投降变节分子。

在任何一个国家,投降变节的行为都不能得到正面歌颂,否则,会引发严重的后果。

如果投降变节都能得到歌颂,一旦发生战争,就会有人效仿。尤其对于我们这个历史上因为投降派肆虐而付出代价特别严重的国家,对投降派的容忍度不应该有任何松动,必须始终保持零容忍。

图片

网络上早就有一种力量,在有组织地替历史上的投降派正名,同时也在系统性地抹黑我们那些真正的英雄。

这就是历史虚无主义,不过我更喜欢称其为“阴谋史学”,其关键就是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对应该歌颂的进行贬低与否定,对应该批判的进行所谓的“正名”与歌颂。

阴谋史学的威力之大,堪称精神原子弹,而且具有从根基上彻底摧毁一个国家的那种破坏力。

阴谋史学对历史做颠覆性处理,篡改大众的历史记忆,如果任其自由发挥,就能轻松摧毁一个国家的意识形态根基。因为国家既是政治地理学概念,也是文化概念,领土、人口、资源构成国家的硬件,共同的语言、文化、种族、血统或者历史则构成一个国家的软件。

旧殖民时代以及更早时期,要侵占一个国家,主要对准硬件下手,重点用军事手段强行占领土地,统治人口,然后再对软件进行改造。新殖民时代从硬件入手侵犯一个国家,已经不经济了,改为重点从软件下手。

这就是时常有人提起的认知战或思想战。

认知战和思想战要想成功,离不开一个基本条件:里应外合。一般就是先想办法用教育、学术交流等方式,对一批知识精英进行思想观念的植入,再通过他们影响更大的群体。一般用三十年左右的时间就可以完成量变的积累,然后再加速推动突变。从苏联与美国搞第一批交换生开始,到公开、彻底、大规模且系统地否定苏联历史,差不多就是用了三十年时间。一旦渗透发展到这个阶段,国家就变得很脆弱了,因为意识形态根基已经被掏空了,大厦建在沙子上。即便有几百万全副武装、装备精良的军队,也无法阻止大厦倾覆。

内中道理很简单:一个被病毒控制的电脑还能正常运行吗?何况植入的还是自毁木马程序。

历史上,我们曾强调过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但那是在我们的组织掌握了笔杆子,却没有枪杆子的情况下,所以要着重强调枪杆子的作用。但不等于有了枪杆子,笔杆子就不重要了。

1942年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伟人说过,我们有两支军队,即“手里拿枪的军队”和“文化的军队”。文化的军队是“团结自己、战胜敌人必不可少的一支军队”。

到了1949年,伟人又在七届二中全会报告中告诫全党:“在拿枪的敌人被消灭以后,不拿枪的敌人依然存在,他们必然地要和我们作拼死的斗争,我们决不可以轻视这些敌人。”

不拿枪的敌人,一般会从什么地方下手呢?首先就是历史。

这帮人太善于在历史领域做文章了,这些年我们已经见识了太多。比如,用蒋介石的日记为蒋介石翻案,用屎里觅金的方式,给民国正名。已经影响出一批民国粉,把民国想象成黄金时代,不少人还要梦回民国,体验民国的“特别风情”与“岁月静好”。他们幻想自己回到民国不是高官商贾,就是公子小姐,可以领略民国的上层生活。

对于新中国,他们则是另一套标准,只要新中国有什么问题和缺点,就要以偏概全,搞全盘否定。对前三十年艰苦而又卓绝的伟大工业化,他们要用一个“吃不饱”加以否定,不知道的,还以为民国的人都吃饱了。他们也绝口不提正是被他们否定的时代用被他们否定的经济模式,修建了八万多座水库以及数不清的农田水利设施,改变了几千年都没有改变的“靠天吃饭”问题。而工业化过程中建立的大大小小的化肥厂,保证全国的耕地在八十年代末可以用上化肥,和农田水利一起,为中国结束几千年“吃不饱饭”的问题,打下了坚实基础。

为什么民国粉和美日粉高度重合呢?因为歌颂民国的出发点和目的就是崇拜西方、取悦西方。

站在西方的角度,是喜欢被任意揉捏的民国和晚清,还是让中华民族站起来、让“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的新中国?

图片

这些推崇民国的人,难道不知道民国兵荒马乱、内忧外患、天灾人祸、民不聊生吗?他们不知道中国人民历史上遭受的苦难,难道不知道现在的叙利亚和巴勒斯坦民众流离失所的日子有多么难熬吗?

因为他们的立场与结论先行,事实、逻辑在他们眼里根本不重要,他们就是要用历史发明技术加历史剪裁技术,再配合驰名双标,拼接出一个与真实历史截然不同的“历史”:民国比新中国还要好。

什么是反智?这就是反智。

阴谋史学玩的就是反智。他们自己反智,还要用阴谋史学给中国人降智,美其名曰“启蒙”。

以后有人喊着要给中国人启蒙,就尽量离他远点,这要么是一个傻子,是来拉低你智商的,要么就是一个骗子,要侮辱你智商的。

这些人所谓启蒙的全部,就是要否定让中国重新崛起、民族再次复兴的历史进程。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们在历史方面做了不少工作。

我们的那些耳熟能详的英雄人物,雷锋、黄继光、邱少云……以及岳飞等,几乎没有不被他们黑过的。

相反,一些公认的反面人物,从蒋介石、李鸿章……以及秦桧等,几乎没有不被他们翻过案的。

包括贬低郭沫若,抬高胡适,已经影响了很多人的认知。

胡适是什么人?辱骂反对“二十一条”的爱国学生理智失常,患了“爱国癫”。九一八事变之后,主张中国“放弃东三省,以换和平。”后来又组织“自觉救国会”,参加“低调俱乐部”,宣传对日妥协投降,倡议东三省国际共管,实行“自治”。还写信劝说蒋介石“放弃东北三省,承认伪满洲国,以东三省数千万人民被日本蹂躏50年为代价,资源被日本掠夺50年为战略,可继续剿共50年。”

终其一生,这是一个奉行精致利己主义的买办文人。

郭沫若是什么人?“四一二”白色恐怖下,郭写下讨蒋雄文《请看今日之蒋介石》,加入我党,参加过南昌起义。全面抗战爆发后,克服重重困难回国参加抗战,主张“大团结以御外患当系目下之天经地义”

郭老在民族大义,大是大非问题上,与胡适正好形成鲜明的写照。

在胡适被热捧、郭沫若被抹黑的这些年,我们确实有一些文人始终走不出民族自卑的情结,或者是利益牵绊使然,总之面对西方,膝盖弯下去就再也没有站起来。

当年胡适为了给投降正名,他为秦桧翻案,否定岳飞。1924年,胡适写《南宋初年的军费》,称秦桧有大功世人却一直骂他骂到今天,太冤枉了。同时,胡适在文中称主张抵抗的岳飞是个军阀……1936年,胡适在北京基督教兄弟会演讲中说:“中国历史上那些为数不多的成功议和的政治家仍被视为叛徒,其中最著名的是秦桧,他与金人和谈成功,给国家带来了一百年的和平。七百五十年来,秦桧从来没有得到原谅。”

现在的公知为了给自己的投降正名,已经把胡适美化成“谦谦君子”、“大师中的大师”了。

当阴谋史学一旦和大众艺术手段结合起来,就可以影响到更大的群体,破坏力又会显著升级。

列宁说过,一切艺术中电影是最重要的和最大众化的艺术。如果历史虚无主义和影视艺术结合,就可能制造出精神氢弹。

所以,对于影视剧的意识形态问题,我们保持警惕是很有必要的。毕竟有三十年前苏联这个前车之鉴,否则哀之而不鉴之,重蹈覆辙,我们这代人要成为别人眼中更大的笑话吗?后人又会怎么看我们?

因为影视圈的一些人,实在不让人放心。一些编剧、导演,连主旋律题材的电影都能拍得让人一声长叹,抗战题材,一会给日本鬼子披上人性的光辉,抗美援朝题材,他们要把美军飞行员拍得让美国网民大呼过瘾,推荐可以用来做美军的征兵广告。

影视圈有一帮人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中国的。比如,那个要全面反思中国疫情封控的电影,号称参加了尴尬电影节,在网络上得到一批人的狂捧,结果,有心人一查,这部电影和之前的大翻译运动一样,在电影节上大翻车了。

图片

这才刚刚过去多久,就开始岁月史书,篡改我们的历史记忆了?

对于更久远的历史,他们更是会无所顾忌了。

方先觉被搬上荧幕这件事,是不是阴谋史学和电影艺术的结合,因为我们还没有看到这部电影对方先觉是如何表现什么评价的,所以不着急下最后的结论,跟我们的对手乱扣帽子不一样,我们下结论都是很谨慎的,但保持警惕还是有必要的。

很多人是看到主演方先觉的于和伟在自媒体发的一段文字,已经被赫然一句“我方先觉誓死不退”,搞得心理非常不适。

图片

因为方先觉最后向日军投降了啊,而且是无条件投降,投降之后还出来多次表态效忠日本伪政权。

都投降得这么彻底,还能说他是“誓死不退”?这是不是挑战大家的智商呢?

要歌颂国军中的抗战英雄,完全可以。虽然国军虽然整体很拉垮,但也不是没有真正的忠勇之士,张自忠,佟麟阁,这些宁可牺牲也不愿意投降的国军将领,都是上了大陆教科书的。

你哪怕是拍电影正面歌颂王耀武也比方先觉强,是不是?

为什么非要看上方先觉?

方先觉这个人物比较复杂。他是先抵抗后投降。所以,一直有人在用他之前的抵抗,洗白他之后的投降。

如果方先觉可以被洗白,那么等于战场上的投降行为,有很大一部分都可以洗白了。

洪承畴,也是曾经作为明军将领抵抗过后金的,但后来投降了后金,为消灭大明出了不少力。但等清朝彻底控制了局面之后,乾隆把他列进了《贰臣传》。作为洪承畴投降受益者的清朝统治者,都不敢继续给他洗白了,因为这样给投降者洗白,会出大事。

如果这部即将上映的电影,是来给方先觉投降洗白的,那还是省省吧。

投降就是投降,不会因为你前面有过抵抗,后面的投降就获得了合理性。何况,他们有一个特殊的身份,是国家养千日、用一时的军人。军人在和平时期享有特殊待遇,所以在战时要承担特殊义务。

军人如果先前抵抗,后面就可以投降,并被主流认可,成为军队的一种风气,那这个国家面对外来抵抗,还有多少军人能够面对战场上的生死,战斗到底?

所以,能因为方先觉抵抗了47天,就得出结论方先觉的投降不叫投降?可以公开正面歌颂这种人?

电影还没有上映,虽然还不知道这部电影是从正面还是反面处理方先觉这个投降日寇的败军之将。

但看到这种宣发的资料,内心总是感觉很不好。

图片


方先觉的投降从任何角度都找不到合理性解释。

他的投降,首先对不起第十军之前在战场上为国牺牲的军人,让他们在九泉之下也要为自己的部队投降日寇而蒙羞。其次,这种投降对于中国军队继续抵抗形成极为负面的影响。再次,军人为了苟且偷生而选择投降,是对中国主流价值观的挑战。国家养兵千日,就是为了有一天需要他们抵抗外侮的时候,他们能够勇敢战斗。且参军都是要宣誓的,即使用那帮喜欢给中国人搞启蒙的人喜欢大讲特讲的“契约精神”来解读,投降也是要被钉死在耻辱柱上的。

投降在中国的主流价值观里面,历来是被唾弃的,不给投降的合理性留下任何空间。有条件地投降,也是不认可的。

有一些假投降,那也是为了迷惑敌人,是为了更好地打击敌人。但方先觉的投降显然不属于假投降,他是真投降。

在投降之后,他还按照日军的要求,出来讲话,效忠汪精卫领导的伪政权,瓦解国军的抵抗意志。面对记者的提问,方先觉称:“相信余之败北,并非败于军事,而实败于正义。今日目睹汪主席治下的实况,正适合余抗战之目标,今后决定参和平内容,而尽力于新(伪)中国的建设。”“人必择其主而事,今后必将本人之一切,献于英明之汪主席,协力新(伪)中国之进展。”“日军对于敌将,如此厚待,大义凛然,大恩不当言报,苟能得到日方谅解,则将携带避难桂林之家属及部下全体,誓为建设新(伪)中国而努力。”“汪主席乃我等军校时之教官,故对其事迹知之甚详,如蒙允许,欲赴南京恭谒,借以面聆和平建国方策,并负荆请罪。”

宣誓效忠汪伪政权,他不是宣誓一次,而是重复强调了一次又一次。

而且,在一次次的效忠表态里,他连自己之前抵抗的意义都否定了,“最近对‘抗战救国’四字,到处发生疑问,不合本人之主旨处太多。”“因抗战而生活日趋苦恼,深信已无人相信抗战救国者,只是权威监视甚严,不得不胡乱从之而听任天命了。”

投降之后的方先觉这言行,妥妥一副汉奸嘴脸啊,简直就是个小汪精卫啊。如果他能正名,那人家汪年轻时还刺杀过摄政王,写下“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也曾是慷慨悲歌之士呢。

这个头能开吗?

甚至,方先觉也不是在战场上坚持到最后一刻,弹尽粮绝、走投无路才投降的。

根据曾任国民党国防部作战厅长郭汝瑰将军的回忆录,方先觉投降时部队还有一万多人,机枪迫击炮等尚多。“方先觉一见就哭起来了,对柏说:‘早晓得还有这么多枪和人,我就不投降了。’”比较准确的数字是方先觉的第十军在投降时,在衡阳还有17600人,包括伤病员6000人。

可见远未到山穷水尽时,方先觉的投降就更找不到合理性了。

方先觉带领指挥的这支军队战果也不咋地啊。根据国民党的资料, “是役日军攻取长沙、衡阳等战略要点,击溃大量国军,国军死伤高达8万6千人左右,失踪逾2万人;日军亦颇有伤亡,计战死3千8百人,受伤8千余人,病死约7千人。”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手下还有一万多人就选择投降,自军长方先觉到四个师长,竟然无一反对,这种人带的队伍怎么可能有很强的战斗力?

方觉先作为一个军事将领,个人的操守也有问题。他谎报战绩“击毙日军6万6千多人”,骗得蒋介石都相信了。

前一天方先觉还给蒋介石发电报,发誓要血战到底,第二天就带领部队投降了。日军都感觉意外,因为援军的机械化部队,离衡阳城只有8公里了。

方先觉的投降发生在衡阳保卫战中,方先觉再坚持一天,可能衡阳保卫战的战果就不一样了。

衡阳保卫战又是豫湘桂战役的一部分,豫湘桂战役在整体上是中国抗战的耻辱。

1944年的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屡遭败绩,把中国战场上很多精锐都抽调去支援太平洋战场了。得到大量美械的国民党,主力部队的装备甚至比日军还要好,但依然打得一团搞糟,豫湘桂战役一溃千里,降低了中国作为战胜国的地位,直接导致中国失去外蒙,战胜国却付出了战败国才会付出的代价。

国民党政治的腐朽,给中国留下了可能永远也无法抚平的伤痛。

这跟国民党政府的阶级属性有关。一个代表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利益的政府,怎么可能会带出一支整体上不怕吃苦,不怕牺牲的军队呢?

如果国民党的军队有志愿军一半的战斗力和战斗意志,日本鬼子连东北都进不了,完全可以御敌于国门之外。

总之,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找不到证据能证明“我方先誓死不退”。

这部电影还未上映,就引发这么多的警惕与反对之声,就不奇怪了。

这部电影的制片人、编剧和导演是刘和平,被一些人称为中国第一编剧,我记得《走向共和》的编剧也是他。走向共和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把李鸿章的形象给立起来了。李鸿章不再是投降派的代表,他简直是晚清朝廷内忠公体国的典范。

很多人看了这部电视剧之后,对李鸿章的印象彻底改观了。

现在这是要用“誓死不退”给方先觉的投降正名了吗?希望不是这样。

艺术创作对真实的历史还是要有一份基本的尊重,不能学莫言“把好人往坏里写,把坏人往好里写”,那样就直接走进阴谋史学的泥坑里了。

广大网民也不能接受这样的戏说。因为对投降分子的评价,涉及到大是大非问题。

我们是一个正在重新觉醒的民族。很多也曾经被所谓“启蒙”行为艺术迷惑过的人,从民族主义开始重新觉醒。虽然觉醒的过程还未完成,但大部分人已经恢复丢掉的民族自信,能够站着平视西方,敢于质疑亚里士多德是否真实存在,古希腊和古罗马的历史是否存在系统性造假,敢于透过美国建国前驱们的种种被虚构的光环,去揭露他们的不堪,也敢于质疑美国载人登月的真实性。

中国人随便被人用一个什么“历史解密”“历史还原”的噱头就吸引了目光,停止了思考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昨天他们能洗白李鸿章,今天就能为方先觉的投降“正名”,明天就能把汪兆铭树成“英雄”,后天就能为秦桧翻案……然后,投降主义就名正言顺了。

看看历史上,投降主义盛行,都是我们民族灾难特别惨痛的时候。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历史用血泪证明一个教训:中国这样的大国,只要没有投降主义搞破坏,是不会被外来的敌人打垮的。

历史教训如此惨痛,不提高警惕行吗?

一些喜欢搞阴谋史学的人对历史做手脚,是为了某种现实的需要。

美国对中国刚发动贸易战,有一个人写了一篇文章公开呼吁“现在向美国投降是代价最小的时候,否则不但要跪着,还必须跪姿标准。”在互联网上得到疯狂转发。如果真听了他们的,现在会是什么情景?结果我们没有听他们的,不但挫败了美国的贸易战,还让美国的科技战基本失败。

我们要睁大眼睛:警惕投降主义,永不过时。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