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女员工被性侵害事件,有一个解决不了的问题!

 哇事记   2021-08-08 21:43   340 人阅读  0 条评论

图片


    前言    

故事,似曾相识。


1


原本在写其他稿子,结果看到阿里高管QJ的新闻,有点想法和大家简单聊一下,明天发长文。

这件事是姑娘自己爆料出来的,我们来捋一下。

7月下旬江浙地区刮台风,姑娘担心有危险,就不愿意到济南出差。但其领导王成文一直在群里催她,并且表示出谴责的意思,姑娘迫于职场压力,冒着危险和王成文到济南出差见商家。

出差见商家,免不了酒局。

刚到酒桌上,王成文就和商家说:“看我对你们多好,给你们送了一个美女来。”

在酒桌上,两边的男人拼命给姑娘灌酒,济南商家还趁酒劲动手动脚。看到这段爆料,我都要吐了。

酒局结束之后,姑娘回了宾馆房间,然而王成文到前台,偷偷办了一张姑娘房间的卡,趁她喝的不省人事,前前后后进去4次,具体做了什么,就不用细说了,反正姑娘第二天早上起来,看到床头有个拆开的套子包装。

然后姑娘就崩溃了。

回到杭州公司,向警方报案。派出所传讯的时候,反被王成文诬陷是“她主动的。”

警方到底怎么处理,目前没有结果,我们只说阿里。

姑娘报案之后,向公司上级领导反应问题,想要一个明确的说法,但是没人理她,想把案件压下来。

她又向更上一级领导反应,还是没结果,那领导告诉她处理不了这件事。

言外之意,上班吧,别折腾了。

这下姑娘没办法了,原本想好好解决问题,公司高管却都在敷衍她,走投无路之下,姑娘印了传单到公司食堂散发,然后在网上公开爆料。

目前来看,事情就是这样。

整体看下来,我就想起汤师爷的话:

“这种事你们可以花点钱嘛,花点,哪怕嫖呢。花不了多少钱。

“还说让人家百姓念你们好,就一句话,恶心。钱肯定是挣不着了。”

图片


2


阿里能不能挣到钱,不关我们的事。


我在这件事里想到的是,姑娘明明是受害者,为什么屡屡申诉无门,最后堵上自己的名声、生活和前程,才能走到鹅城县衙门口,求青天大老爷做主?


这里面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那些假麻子的背后又是谁?


图片


去年有个出版社编辑和我闲聊,说我平时的文章都是夸奖赞美,但是有没有想过,当你遇到不平事的时候,没有地方去申诉?


我当然知道她的意思,她想说的是民权,即反抗的权力。


当时这个问题把我给问住了,我竟然不知道如何去回答。


张麻子明明给鹅城百姓发了枪,炸了黄四郎的碉楼,为什么到了关键时候,鹅城百姓的枪却找不到了,遇到不平事,只能到县衙门口喊冤。


故事又回到最初的模样。


阿里的姑娘,和《让子弹飞》里的夫妻,有什么不同吗?



3



说到这里,就必须解释另一个问题:鹅城百姓能不能自发组织起来,把张麻子发下的枪再找回来?


遇到假麻子和黄四郎的时候,直接给他一枪。


去年爆出拼多多猝死事件的时候,我确实是这样想的,也写过这样的文章。


但是经过半年的思考,我推翻了自己的观点。


张麻子发给鹅城百姓的枪,目前来看,暂时没有找回来的可能。


也就是说,遇到阿里姑娘和电影夫妻一样的不平事,鹅城百姓根本没有自卫的能力,只能拼着脸面不要,到县衙门口喊冤。


我不是说到县衙门口喊冤有什么不对。


问题在于,如果张麻子做县长,一定能给鹅城百姓公平。可如果是前几任县长呢?他们黄四郎勾结的假麻子,怎么可能给鹅城百姓公平?


鹅城常在,张麻子只是偶尔客串。


这也是“找枪”的第一个难点,张麻子的攻城先锋队,如何永远保持先进性?这个问题到他离开鹅城都没有解决。


“找枪”的第二个难点是,张麻子的所谓“学生”们,只愿意回忆张麻子的辉煌往事,用他攻鹅城和发枪的故事,机械教条的看待当今世界。


而教条和现实往往是脱节的。


如此一来,虽然他们对当今世界有诸多不满,却又提不出任何解决办法,只能成为空喊口号的小兵小将。


比如现在的枪是什么?

枪在哪里?

用什么办法找回来?

需要团结的师爷是哪个群体?

用来祭旗的假黄四郎是哪个群体?


第一个难点是第二个难点的延伸,那个难点不解决,注定什么事情都做不成。


所以这半年来,我基本放弃“找枪”的观点。


不是我躺平了,实在是大环境如此,没办法。前段时间还发了个朋友圈,说以后避免意识形态的争论,专注于故事和故事背后的故事。


因为争论不出什么结果,说了等于没说。


我觉得,大环境重开“找枪”的议题,估计要等到入关以后。


那时候我们必须给全世界提供价值观,也要面对内部长期积累的矛盾,只有历史进程走到这个关键点上,才会倒逼出某些变化。


在此后相当长的时间里,阿里姑娘申诉无门的悲剧,大多数普通人遇到不平事之后的无助,可能会长久的存在下去。


今天文章的题目,就是这个意思,没有其他任何指向,只是说出来和大家分享一下。


图片


最后要说的是,既然鹅城百姓的现状不可改变,那就不要让县衙门口的鸣冤鼓蒙尘。


那是六子用“冤死”为代价,才从历史的阴暗面翻出来的,鼓面上写满了两个大字:


公平。

本文地址:http://10086td.cn/post/7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哇事记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